追蹤
金屬毛的網路日誌
關於部落格
超級英雄、大朋友玩具、熱血的表演回憶,都在這裡
  • 10539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勞倫斯卜洛克來台溫暖見面會@信義誠品

(以下內容據2011年1月7日晚間的卜洛克見面會現場談話內容彙整而成,如有謬誤處,還請不吝指正)



大家好!我是勞倫斯卜洛克,我想現場有很多朋友都有加我Facebook好友對吧?
很高興再次能來台灣和大家見面,也很高興你們能來到現場!

請您談談有關《入夜》這本書的寫作過程


我在1985年獲得這個委託機會,能把康乃爾伍立奇(Cornell Woolrich)去世而未能寫完的書完成。伍立奇是個很有趣的人,儘管有一段時間我們倆都住在曼哈頓,而且住的地方距離很近,但我們從未碰過面。

他的生活很奇妙。他且有酗酒問題,且一直都和母親同住,在母親去世後,就旅居在各地的旅館。如此古怪的生命經歷,也投射在他的作品風格中。



《入夜》是伍立奇生前未能完成的作品,在當時僅留下內容破碎的草稿,開頭的20頁,以及許多故事章節都不見了,是無法出版的狀態。

殘留的草稿內容實在非常混亂:舉個例子,當我開始研讀這些草稿時,發現有個在第14章出現在電話對話橋段中的角色,其實在第10章就已經死了。但伍立奇是一位非常特別的作家,讓一個已死掉的角色,在故事後段的想像情境橋段中出現,其實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我總不能一個不小心,讓一個已死的角色突然復活。

於是我再仔細研讀其他草稿,最後才終於確定伍立奇真的讓這個角色復活了。如果伍立奇還活著的話,我真想當面問他「你到底都在想些什麼啊?」



當初出版社會選擇由您來完成《入夜》的原因是?

我想那是因為出版社認為我很能寫啊!(全場大笑)

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貫徹伍立奇的精神,把這本尚未完成的作品給寫完並出版。且我嘗試將自己的寫作風格,和說故事的節奏,盡可能的貼近伍立奇的風格,不知透過中文的翻譯版本,大家有沒有感受到?

伍立奇是一位這麼優秀的作家,我想世上沒有人能像他一般,能如此寫實的描寫著生命充滿悲劇性、且試圖從不幸的命運中掙扎逃脫的個性角色。

我已盡我所能的完成這本書,希望大家都享受閱讀《入夜》的樂趣!



書迷Q&A時間

Q:您喜不喜歡讓人將作品翻拍成電影?有沒有特別中意由哪位演員來詮釋您筆下的私家偵探馬修史卡德?


我很樂意讓自己的作品翻拍成電影,不過我不太滿意《八百萬種死法》的電影版...正確的說應該是「沒有任何人喜歡」吧?我很滿意演員的表現,但整部電影的呈現效果並不好。

我的中意的馬修史卡德人選是隨著時間而變的。有一陣子我覺得由湯米李瓊斯來演應該會不錯,不過還有很多演員也不錯,如果是John Spencer來演的話,一定能詮釋的很棒,不過他現在已經沒機會了。(註:John Spencer是著名的美國電視劇演員,曾以《白宮風雲》中的幕僚長一角贏得2002年艾美獎最佳戲劇類男配角獎,他已於2005年12月去世)

Q:如果有機會能變成自己書中的主角,最希望變成哪一位?

我想是「雅賊」伯尼羅拔登,因為他是一個幽默風趣的人!殺手凱勒可以四處旅行也不賴!但我絕對不會想要變成馬修史卡德,他的生活太辛苦了...



Q:我拜讀了您的《屠宰場之舞》,結局實在太令我震撼,馬修史卡德最後的抉擇,讓讀者對於正義的定義有了更多的思考空間,請問您用私刑制裁來貫徹正義這件事的想法是什麼?

我很難說出為什麼當時我會這樣寫,我想大概是因為「覺得這樣寫感覺比較對」。讀者可以認同或不認同馬修最後的決定,不過畢竟他只是個虛構的角色,小說角色的行動與思維,並不代表作者在現實生活的立場與思維也是如此。

Q:您在《入夜》的後記提到,您是按照伍立奇原始的手稿來寫結局的,就成品來看,結局是充滿希望和愛的,但您在後記中也提到您比較希望結局是沒有救贖性的悲劇。如有機會改寫結局的話,您會怎麼寫呢?

我認為《入夜》的結局與伍立奇其他作品的風格不太相同,但這就是伍立奇最原始的寫法,結局要怎麼寫,決定權並不在我,因此我還是按照原始的內容來寫結局。既然這本書已經完成,我也不會有「要再改寫結局」的想法了。

*        *        *        *        *

最後不免俗的要附上卜洛克的親筆簽名~



小小的信義誠品3F會場,湧進200餘名卜洛克書迷親臨現場一睹大師真面目,整個會場徹底的被擠爆。會談中,卜洛克總是面帶笑容,兩個多小時的簽書過程中,也總是以微笑面對每一位書迷,不斷的合照和簽名,以及回答讀者的每個問題,加上還來不及好好享用晚餐,可真累壞他老人家了XD

活動美中不足的小缺失是,主持人可能是太過興奮或緊張,沒有辦法準確的口譯出卜洛克的談話內容。其實卜洛克身邊就有位翻譯人員,但這位翻譯人員卻很少說話,大多是讓主持人翻譯。不太清楚兩人的分工為何?能閱讀原文小說,和現場作口譯是兩種不同的專業。面對主持人有點破碎又有點錯誤的口譯內容,就連卜洛克都不禁要說"Lets just go on?"來帶過,算是今晚的小遺憾。

在卜洛克的眾多作品中,個人最愛「殺手凱勒」系列。卜洛克藉由這個系列,顛覆了一般人對殺手這個職業的想像:凱勒就和一般領死薪水的上班族沒兩樣,對於工作的內容有不少的抱怨、對主管的安排有時也不能接受,有時也會對自己選擇的工作和前途感到迷惘。但該表現專業時,凱勒總能「使命必達」。這般有些多愁善感的奇妙殺手特質,讓凱勒成為獨具魅力的小說角色。可惜這次的台北見面會,卜洛克沒有談太多凱勒的寫作心得啊>///<

卜洛克已是個70多歲的老作家,但仍創作不懈。他的故事總帶著危險的冒險元素,有時殘酷又恐怖、但有時卻又熱血無比;有時嚴肅帶出人性黑暗面,但有時卻又能用黑色幽默元素讓讀者笑開懷。我實在難以具體的形容卜洛克的寫作風格,但我很確定的是,卜洛克的故事總是會有讓你意想不到的新鮮體驗發生。

經過這次的亞洲旅行,卜洛克又會將什麼新點子加入他的創作元素中呢?期待下一本卜洛克小說的問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