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金屬毛的網路日誌
關於部落格
超級英雄、大朋友玩具、熱血的表演回憶,都在這裡
  • 10539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活動紀實

(本文將同時刊載於謎思推理報

【年會與談人訪問時間】 



◎寵物先生(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徵文獎得獎者)

 主持人李柏青:談談你在日本發表的作品《徬徨的馬克加森》?

 寵物先生:《徬徨的馬克加森》是我以前的發表於明日出版社,引用了艾西莫夫機器人三定律的《吾乃雜種》之續作。故事主要講的是在研發人腦與人造人身體結合的科技實驗室中發生的命案,是一篇科幻推理作品。

 柏青:目前只有在日本發表,你是瞧不起台灣的推理小說市場嘛?()

 寵物先生:其實我有向國內的出版社爭取發表的機會,不過目前還沒有得到正面的回應。

 柏青:那麼,新的長篇小說什麼時候會問世呢?業界盛傳寵物先生過得太爽,加上大家常講的「作家要被逼到窮困潦倒,才會激發創造靈感...」

寵物先生:其實今年三月前,新作品已完成了將近90%,但三月的時候,日本的光榮遊戲出了一款叫做「真三國無雙6」的遊戲,於是我就像日本漫畫家冨樫義博一般因打電動而拖稿了。目前進度還停留在90%,不過就快完成了。我會在6月前完成的!


    陳嘉振(《布袋戲殺人事件》、《矮靈祭殺人事件》作者)

柏青:接下來訪問陳嘉振。嘉振去年沒有參加年會呢?跟大家聊聊去年你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嘉振:因為一場意外,讓我的腳受傷,所以去年一整年都在養傷。

柏青:嘉振受傷的原因一直都是個謎。去年的我們的定期聚會後,甚至還有人寫了一篇「為什麼嘉振的腿會斷掉」的短篇推理小說,有收錄在本年的會刊中。歡迎有興趣的朋友找來看看!


◎冷言(《上帝禁區》、《鎧甲館事件》作者)

柏青:去年九月之後就沒有發表新作品了呢,請問新書什麼時候會問世呢?

冷言:今年九月就會問世了!(意指會入圍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皇冠就會出書了!)我在這裡先跟大家承諾,如果到時候我真的得獎了,一定會火速寫出下一本書,絕不會像寵物先生一樣看不起台灣推理市場(笑)。

過去一年就是努力想要怎麼樣才能寫出能得獎的小說,還有思考如何才能會寫出受歡迎的作品。

(另一位原訂與談人杜鵑窩人於此時段因故缺席,沒有進行訪談)

【犀利推理──台灣推理的下一個十年】

柏青:世界末日預言之日已過,大家都還活得好好的,在接下來的十年內,台灣推理會有什麼樣的發展呢?

冷言:接下來的十年,作者、讀者、出版社和書評都有自己該完成的目標。讀者最大,我就先從讀者談起。現在網路如此發達,讀者可以在網路平台上發表自己的讀後心得。加上台灣目前的推理作家都很喜歡在網路上搜尋自己作品的心得文,請各位讀者不用顧忌,不管是正反面的意見都好,也不用過於專業深入的剖析,盡可能的讓其他同好,或是作者知道你對作品的看法。

作者方面,現在是個速食的年代,作者一定要想辦法提高自己的作品產量。想要提高產量,除了戒掉電動外,也要想辦法吸收新知,尋找更多的題材,如科技或是醫療技術等,有更多的題材,就能提高新作品產生的可能性。

台灣推理小說的市場為何會那麼小,我想就是因為作品產量太少了,僅是少量的散彈式作品上市,是很難引起讀者注意的。此外,作者也應該增加與讀者間的交流。讀者很直接的表達讀後心得,作者也要主動回應讀者,這樣雙方都能得到正面回饋。


杜鵑窩人:現在的推理小說市場真的是「回不去了」。2002年時,大家回顧2001年,只出了7本推理小說,既晴當時還擔心推理小說會不會像當初的科幻小說一樣走入沒落。

好在有幾本帶有推理成分的懸疑小說,如《達文西密碼》、千禧年三部曲、《告白》等暢銷小說成功帶起推理小說的市場,好險「既老師」的預言不準!

讀者、作者、和出版社是一種微妙的三角關係,作者最怕的就是「寫不出來,沒有出版社要、賣不出去」。作者總不能每次出書都是寄望親朋好友贊助。今天作者出了一本新書,售價250元,對很多人而言,就是五頓便當錢了。你要如何說服讀者少吃5個便當來買書呢?只有這本書真的夠好才行。

所以推理小說作家不能只是產量多就好,還要考慮「我能寫出一本對得起讀者的優質作品」,讓讀者認為值得掏錢買。

陳嘉振:我看過一本書,其中引用了一位日本名導演的話,大意是說「沒有量哪來的質」,我想這樣的概念也可套用到推理小說創作上。冷言和杜鵑窩人的看法其實沒有衝突,必須在質與量之間找到平衡點,才能寫出好的作品。

寵物先生:作者的考量是單純的,就是要吸引更多的讀者,即便自己的作品被定位為推理小說,也還是希望能吸引到非推理書迷的閱讀市場。

作家才寫書時一定都會面對到的問題是「我寫這本書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有的人可能只是想寫出一個華麗的詭計、有的人希望能探討社會議題,有的人則是只想要娛樂讀者。 

讀者看的又是什麼?有的讀者並不在乎詭計的華麗性,或是結局的意外性。他們在乎的可能是「角色萌不萌」、劇情張力如何等等。他們看的不是推理,是看小說而已。


對於推理小說而言,所謂的質與量兼顧,就是推理性和小說性都要兼顧。那麼,到底要怎麼作才能如何吸引更多讀者?我想推理小說不要只有推理小說的特質,若能融合歷史、愛情、科幻設定等等,挑戰創作出「全方位的娛樂小說」,或許就能拓展閱讀的接受度。

不同類型小說的融合,創作難度是很高的,就算是島田莊司這樣的大師,他筆下最有名的御手洗系列小說,其中的一些超長篇作品,企圖融合恐怖、科幻和推理小說,但我認為融合的還不是很完美。儘管難度很高,我仍認為這是推理小說作家未來需要考慮的方向。

日本的科幻和推理小說融合已經發展得很成熟,是我們台灣作家可以參考的。至於華人世界有沒有什麼獨特且能用來融合的文學元素?我想武俠是一個可能的選項,但武俠和推理這兩者在本質上有些衝突就是了。

冷言:我很同意嘉振的「沒有量,哪來的質」觀點,寫10本也許只有2本能獲得出版社青睞,對我而言這就夠了。作者就是盡量寫就對了,出版社會幫你篩選,覺得夠水準才會出,也才會給作家稿費。

繼續談到書評的部分,我認為台灣的書評現在有種「站在太高的制高點往下看台灣推理作家」的感覺。我想大家都在爬山,不是每個人都能爬到那麼高的山。當書評家都站在高山頂峰往下看的時候,是不是也試著稍微下來,用和作家相近的高度來看我們的作品。


網路上有不少書評會針對歐美或是日本的推理小說歷史脈絡作分析研究,而目前網路上大多只能看到對台灣推理小說個別做出評論的書評,但目前像是林斯諺等作家也已經有一定的產量,或許書評也可針對台灣作品的發展史作一些分析比較。

目前台灣出版社的編輯流動性很高,我想出版社不要只是想著要怎麼找暢銷作品,也要思考如何培育出好的編輯。如果有厲害的編輯,相信發掘出暢銷作品的機率也會提高才是。出版社不只是要培養出好的作家,更應該要培養出好的編輯。

杜鵑窩人:我想台灣還沒有真正的能被稱為「評論家」的書評,儘管有些人會發表一些看起來很有系統性的分析文章,但大抵上還是只是把看完的心得寫出來而已。

既晴最近有幫島田莊司的中譯本新書《死者喝的水》寫導讀,這本書乍看之下好像是社會派推理,但其實不難看出裡面帶有很多反社會派的情節在裡面,我認為這就是作者的骨風和堅持,你不可能要求一個作家改變他的創作精神。但即便是如此,出版社還是以「這是島田莊司的社會派推理」為宣傳主打。

作者有作者的堅持,出版社也有出版社的堅持。出版社的堅持就是「獲得利潤」。只要能有利潤,其他都不重要。不管你作品質再好,換不到利潤,出版社就是不要。

我不認為量多質就會好,台灣推理小說還是需要一支滿貫全壘打,而不是零星的安打,這樣才能真正打響台灣本土推理小說的市場。台灣還是需要有人來引導作家來寫出「會受歡迎的作品」才行。


嘉振:就我過去的經驗,台灣的出版社編輯對於作者的創作,大多是「可以就出,不行就退,不會多做評論」的處理方式。不像國外的編輯會給予作者意見。希望編輯還是能給予作者一些改進的意見。

寵物先生:我想嘉振這類型的自由投稿作家,無論是台灣或是在國外,處境是很類似的,編輯對於看不上的作品,是不會給予什麼意見的。但像我是推理小說徵文獎出身的作家,出版社對於作家的重視度當然會不太一樣。

杜鵑窩人:現在台灣出版社編輯的流動率真的很高,我常常會收到某某編輯離職的告別信。因此我認為這樣的生態中,真能給予作者有水準建議的編輯可能不多。如果編輯懂推理小說就罷了,但若是一個不懂推理小說的編輯來處理推理小說,那可能會有很糟糕的結果。很多編輯連自己的未來在哪都不清楚了,作家想寄望透過編輯來精進自己的作品,我想可能性是不高的。對作家而言,擁抱讀者才是最重要的。


【嘉振的《雙重對決》榮獲新聞局99年度優良電影劇本徵選佳作的心路分享】

嘉振:在談這次的獲獎心得前,我想先聊聊之前與東立出版社合作,要創作一本推理漫畫的過程。東立旗下的一位台灣漫畫家很喜歡推理故事,想畫一本推理漫畫,但在寫故事方面仍有加強的空間,於是東立找上了有推理故事創作經驗的我,希望能完成出版台灣推理漫畫的計畫。

可是結果卻不盡人意,我想是因為我和責任編輯的意見相左。我把我的作品拿給編輯看,編輯看完卻希望我整個「砍掉重練」。我覺得完全重寫實在太花時間了,於是我把人物的設定保留,並構思了新的劇情架構,這個改造後的故事,就是此次電影劇本的主要骨幹。

之所以會想參加電影劇本徵選,是因為之前受傷住院時很無聊,一直看電影打發時間,也看了不少好萊塢的推理電影,看著看著,發覺這都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推理電影。我是個創作者,我就想,自己能不能寫出一個符合我心目中理想的推理故事,又適合用影像來呈現的劇本呢?


柏青:大概談一下《雙重對決》的故事大綱?

嘉振:就是有一個連續殺人犯,然後有偵探出來抓兇手這樣。

柏青:(大笑)哪個推理故事不是這樣寫的啊?你還說要寫得跟一般好萊塢電影不一樣,還是說好萊塢電影都有床戲,但是你的沒有?等等,我記得《雙重對決》明明就有床戲!

嘉振:你記得很清楚嘛,哈哈!我不但有寫床戲,而且還寫得很露骨。之所以會這麼寫,是因為電影就是要演一些平常看不到的,才有吸引力。電視上看不到有露點床戲的推理影集,電影當然要來點不一樣的!

回到故事本身,我認為好萊塢的推理電影大多都是重氣氛營造,但對於詭計的本質倒沒有太深入探討,較不重視線索和推論,我的《雙重對決》則回歸我最喜歡的推理小說本質,希望能把推理小說中那種根據線索抽絲剝繭的形式給表現出來。

「推理故事影像化」的確是是台灣推理創作領域可能的選項,歡迎各位有志於推理創作的同好,也能嘗試這方面的挑戰!


【第九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推理小說徵文獎作品介紹】

林斯諺:去年的來稿量有65件,今年則降低至34件,有27件通過初選,11件入選,最後有4件進入決選。像台灣這麼小的地方,要在這麼短的時間、這麼少的人口中,進行推理小說的徵文比賽,真的能寫的作家似乎都已浮現。隨著入選的作品數量減少,可能的危機已經出現—我們是不是能每年都選出一個有能力寫推理小說的人出來?

入圍決選之作者自我介紹:


〈燃點〉作者萊曼‧格林:

我寫的是與921大地震有關的故事。我是南投人,921那年我還在讀高中,當晚我也是被震醒了。這場地震對我的人生影響很大,我永遠不會忘記,當年在南投醫院看到,因為醫院太平間滿了,只好把屍體擺放在戶外空地的那幅畫面

〈燃點〉是一個關於在當哲學講師的人,想要進行復仇的故事。當年他喜歡的女生遇上921大地震,住的房子又因建商當初蓋得有問題,最後失去了生命。這個故事是由我一篇未發表的長篇小說中擷取開頭改寫而成的,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這個故事不夠完整,詭計設計有矛盾的地方,我想這些論點都是完全正確的。

在現實生活中,我沒有辦法對921地震的受害者,或是對那些間接造成重大傷亡的疏失者作些什麼,於是就寫了這個故事來表達我的想法。


〈北一女制服的秘密〉作者余峰:

大家好,我是的余峰。余峰是本名不是筆名為什麼大家都要用筆名呢(笑)。這是我的第一篇推理小說,我個人很喜歡本格推理,投稿時就想「一定要寫一篇很有本格風味、意外性很強的故事」,結果最後得到的結論就是:根本寫不出來嘛!由於一直想不出來,我就想不如換個方向來創作好了。

在稍早的座談中,大家對於台灣推理創作還需要什麼提出各自的見解。我的想法與寵物先生相同,就是必須要把不同的故事元素包裝進推理小說中。我把網路小說、輕小說,以及所謂的宅文化、鄉民文化等能讓讀者覺得輕鬆有趣的要素加入作品中。

我希望未來能以經營系列偵探的模式繼續創作。如果透過這些輕鬆的包裝所發表的系列首作能吸引到讀者的話,那麼未來如果我真的想寫純正的本格推理,或是人文關懷等其他設定,就可以在系列續作中嘗試挑戰。如果讀者喜歡我的系列人物,自然就會有興趣來讀我的作品。

以第一次的推理小說創作經驗而言,算是很爽快的。但寫到解謎的部分,才發現自己的設計不夠完整,最後寫得有點像是在自圓其說。我也只好安慰自己:如果一直拘泥於原有的框架,那麼故事的格局也不會有什麼突破性發展,與其一直執著要把這個故事修得多好多完美,不如就直接把現有的作品拿去投稿,後面再讓這些角色自己發展更多有趣的故事。如果讀者能從我的故事中獲得一些閱讀樂趣,那也就夠了。

〈玻小姐的第一次〉作者言雨及〈三狂人殺人事件〉作者霍筆砍因故無法出席。


【決選評審杜鵑窩人講評4篇決選作品】

杜鵑窩人:我評鑑作品的標準有五個項目:發端要神秘、情節要緊張、結局要意外、解決要合理,還有故事要流暢。這次決選的四部作品都有可取之處,但當然也都有需要加強的地方。

〈玻小姐的第一次〉讀來有種外國小說的感覺。我是個台灣人,而故事講的是18世紀的英國,我不是很能融入故事的情境中。這個故事最大的缺點在於,破案靠的都是間接證據,最後有點淪為自圓其說,案情解決方式不夠合理。但故事本身是說得很流暢的。

〈燃點〉也是一個很流暢的故事,從敘事的文筆中能感受到作者在寫作技巧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但推理方面還需要加強。既然是叫「推理小說」,故事的推理架構就必須要寫到不能讓讀者輕易的找出破綻想要挑剔才行。也許是因為作者是唸哲學的關係,社會的經驗就不是很夠,如故事裡面有錢被燒毀的情節,事實上錢被燒不是要不回來,被燒錢的公司股東也不一定會受到虧損。

〈北一女制服的秘密〉是一部帶有網路小說性質的作品,很吸引人。缺點是這個「秘密」的真相有點太想當然爾了。故事中的角色用了很複雜的方式想取得北一女的制服,但事實上這件制服並不貴,向別人借其實也不難,像我老婆的制服就還留著。我想就像既晴常說的:「作品寫完後請拿給別人看看」,或許就能馬上看出詭計的合理與否。

〈三狂人殺人事件〉是向大阪圭吉的〈三狂人〉致敬的作品,毛病還是一樣,故事說得不錯,但詭計還是不行,如果詭計的架構都是「作者說了就算」的話,就太一廂情願了。且故事的視點不統一,很容易會讓讀者陷入迷惑。

這次的決選作品故事都講得很好,但是詭計設計經不起推敲。套用最近大家常講的一句話:「唯一不變的,就是努力」。不管最後是哪一位得獎,都希望大家都能再努力,繼續寫出更好的小說!


最後,「第九屆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得獎者從缺

第十屆推理作家協會年會就在這麼一絲絲遺憾的氣氛下結束了。

            *      *     

紀實的最後,提出個人對年會活動的幾點建議:

1. 商品結帳速度太慢:
辛苦寵物先生和秀霖兄了,我知道你們都很辛苦了>///<  不過我排隊結帳時,前面也才排了3個人,竟讓我等了10多分鐘才終於結帳完成Orz 如果這是7-11的結帳速度,那客人早就拍桌客訴啦!人工記帳的確是很花時間沒錯,但我想如能多利用表格和作記號的方式整理,應能有效的提升結帳速度才是。

2. 與談的焦點不明確:
與談的過程氣氛讓我感到有點詭異,與其說這是座談會,不如說像是同好間私底下的辯論會,讓我感到有些意外。談話的內容有多數似乎與主題並不是很符合。流程的進行給我有種「想到要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聊天形式,主體不夠明確的觀感。畢竟這是公開的座談,談到最後,帶給我一種「台上講者與台下聽眾已經完全分離」的疏遠感,這樣就不好了。

3. 徵文獎決選作品集的取得不易:

自從喪失了明日便利書這個銷售管道後,想要取得徵文獎決選作品集成了一件很不方便的事情。我相信不少推理書迷都是在年會現場才購得作品集的。既然尚未閱讀完所有決選作品,對於徵文獎的頒獎投入感也會大幅扣分。

當然我瞭解這是非戰之罪,畢竟這是作家協會的成員秉持著對推理創作的愛,自掏腰包拼出來的活動,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了不起了。無論如何,人永遠都是追求更高的目標的,好還要能更好!

4. 頒獎呈現方式略嫌粗糙:
因為時間的關係,最後的得獎者宣布從缺後,頒獎典禮就馬上結束進入抽獎活動了。我感受不到「從缺」這個決定的沈痛和掙扎感。或許把講評和頒獎的順序對調,先公佈從缺的結果,再由評審分析各個作品的優缺點,說明之所以決定從缺的因果,會是比較恰當的安排。

我想這個徵文獎的性質還是在於鼓勵新人投入推理小說的創作領域,且台灣的文學領域的確就是塊創作沙漠,這和那種大家搶破頭排隊要報名參加的「超級星光大道」還是「名模生死鬥」的性質不太相同。能多個一兩件投稿,無論水準如何,都真的該感到萬幸了。雖然我也認為這次的決選作品水準的確距離獲得首獎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還是希望主辦單位能用更正面的方式來呈現這個頒獎典禮。

說了這麼多,那麼要如何,才能讓台灣的推理創作更進步呢?

我想到了之前參加紙牌對戰遊戲「魔法風雲會」的現開制比賽的回憶...

「魔法風雲會」是「遊戲王」等魔法
紙牌對戰遊戲的開山始祖。現開制比賽需要參賽者現場拆開大會準備好的全新紙牌補充包,並登記你所開出的紙牌。坐在我身旁的是一位洋人爸爸和他帶來的兩位小朋友,小朋友生平第一次參加正式比賽,當然是興奮異常,對於剛拿到的新紙牌感到驚喜,不斷的討論著哪張牌多強,該怎麼打之類的。眼看牌組登記時間就快到了,小朋友們卻顧著討論而來不及完成登記,洋人爸爸用很嚴肅認真的眼神和口氣對著兩個小孩說:

"Talk less, write more! (少說話,多寫字!)"

群體討論固然能激發出不同的創意,但我們還是需要更多更實際的行動,來挑戰想要達成的目標才行。

不管是質也好量也好,寫就對了。繼續前進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