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金屬毛的網路日誌
關於部落格
超級英雄、大朋友玩具、熱血的表演回憶,都在這裡
  • 10539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閃靈高砂軍歌友會紀實PART1:國際媒體大哉問



▲雖然南瑪都颱風即將來襲,但這天宜蘭的天氣好的不像話!

佛萊迪:
今天和以往的閃靈表演不太一樣,所以酒要喝比較多,才不會緊張。我們今天練了一整個下午的團,這也表示等下的表演不會太完美。「高砂軍」的創作主要是由我和吉他手小黑負責,其他團員再一起參與。今天的進行方式會是由我介紹創作專輯的過程,以及分享一些故事相關的影音,中間還會穿插一些Unplugged的表演...

小黑:(指著地上的效果器和線材)...有Plug耶?

佛萊迪:...有Plug的表演。我們會把高砂軍專輯中每一首歌的重點旋律用比較輕柔的方式表演。在這裡先把最近閃靈接受國外媒體採訪的問題分享給大家。



▲傳說中的「The Wall宜蘭賣捌所」

PART1:國際媒體大哉問

Q1:從「賽德克巴萊」、「十殿」到「高砂軍」是三部曲的創作,能否介紹一下這三段故事的內容?

佛萊迪:老外常希望我們一次介紹三個故事,懶得講的時候,就會講濃縮的版本。賽德克巴萊講的是「捍衛自我」,高砂軍是「重新找到自我」,十殿是「犧牲自我」。雖然三個個故事有連結,但故事主角的心境卻是不同的。

賽德克巴萊的主角莫那魯道對自我的認同有所堅持,無法接受外來侵入者要求自己改變,於是為了捍衛內心真正認定的自我而戰。十殿主角正源則不是為了捍衛自我,而是為了保護他人而犧牲自己的故事。高砂軍講的,則是主角烏布斯重新找到自我的過程。



▲談心會開始前的簽名時間。

我認為如果想找到真正的自我,就要讓自己陷入很艱困的處境。如果過得很平順的話,就沒有什麼自我迷失的問題,就像過年跟親朋好友喝酒打牌玩得很痛快的當下,就不會去想什麼追尋自我的問題。但如果生活不順遂、跟家人處不好,不想去上學念書考試,搞到快要被退學。自己認同的問題就會浮現出來了。你很迷惘,努力的想找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而所有在你眼前的人生道路都是亂七八糟的。這種事情我和小黑可都有親身經歷過的。

國外的媒體常會問,為什麼特別想講自我認同(Self Identity)的故事題材?這個問題所有台灣人都有答案,因為幾百年來,台灣人都是被別人接收統治後被要求改變自己。對其他國家而言,這可能不是什麼課題,但對台灣人而言,這是一很重要的問題,也是我們能一直繼續創作下去的原因。



▲雖然或多或少都在網路上看過團員們素顏的照片,不過在現場看到還是第一次。

Q2:「高砂軍」故事中,你們有沒有詮釋主角意識到自己正在打一場不正義的戰爭?


佛萊迪:我認為這是一個很G8的問題,真的很不爽。一場戰爭究竟是不是為正義而戰,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而我們創作專輯從來就不是要回答這種歷史大問題的。不是要讓人家說什麼:「哎呀~搞了半天佛萊迪還是反日的啊」,我只是想寫有關這些高砂士兵的故事而已。

三十萬高砂軍,每個士兵都有自己的親人、自己的故事。我不需要讓一個故事人物去回答「這場戰爭是美國的立場對還是日本對」這種問題。美國最後丟了原子彈,不分男女老少,軍人或平民,就這樣殺了上萬人。最後美國贏了,所以決定丟原子彈的人不用上國際法庭,但丟原子彈到底是不是正確的呢?我們的專輯創作只是想說台灣人的故事,而不是去評斷哪個國家的政治立場正確與否。



▲好啦也不能說是素顏,團長Doris還是化了美美的妝喔~

Doris:之前有一位德國記者採訪我們,當我跟記者說明完專輯的故事後,德國記者竟說了「啊~我非常能了解你們創作專輯的心情!」我就在想:你該不會以為我們都是支持軸心國的吧?但也不是所有的德國人都支持納粹的,德國在歷史上一直都會是被批判的國家,所以他應該可以理解我們的心情沒錯。

美國記者則問:高砂軍裡寫了士兵參加太平洋戰爭對抗美軍,你們是不是反美?我心裡想,我們的專輯根本沒有談到那種層面的事情,你會不會想太多啊。

到韓國時,宣傳人員看了專輯故事後,有點氣急敗壞的寫信來問:「這個專輯故事是不是要讚頌日本皇軍?你們難道不知道韓國受到日本的迫害有多深?日本至今都沒有道歉,如果你們這張專輯是要讚頌皇軍的話,那是不可能在韓國發行的。」



▲今天的表演沒有鼓手的戲份,丹尼只好拿著日本很夯的音符君充當吉祥物(爆)

我有點嚇到,當我清楚的和他說明故事劇情後,他才回答:「喔那真是太好了,那請你們在宣傳專輯的時候,務必要將故事的理念清楚的傳達給大家,不然會引起誤會」。這可能只有韓國人才會誤會吧。 而就日本人的立場,也許他們不一定認同過去的日本政府,但當時日本的確是面臨了相當大的危難,在這樣艱苦的狀況下,還有台籍士兵願意和他們並肩作戰。他們都是非常感謝台灣人的。

英國的記者則是問:你們到現在還是支持軸心國的嗎?我心裡直想:都已經幾十年過去了耶,可以不要再這樣了嗎?總之每個國家的反應都大不同。

佛萊迪:我想起了「美國隊長」這部電影,裡頭有一段台詞讓我印象很深刻:「不要忘了第一個被納粹佔領的國家是德國」。大家一直罵德國,但第一個被納粹控制的國家不是別人,而是德國。同樣的第一個被軍國主義侵略的國家正是日本自己。戰爭的起因有著太多太複雜的因素,很多事情都不能單純的二分法來做批判。



Q3:閃靈的專輯都是在講台灣的故事,那要如何引起外國樂迷的共鳴?

佛萊迪:我認為這是一個假議題,就好比魔戒是英國的奇幻故事、蜘蛛人漫畫是在美國發生的故事,但我們不會因為這是發生在外國的故事就看不懂。 我相信無論是音樂或是其他創作都沒有國界,只要是真正好的創作,觀眾就會覺得好看。所以沒有要如何讓人了解台灣故事的問題,唯一的問題就是要如何把音樂做好,只要做的好,別人自然就會覺得好聽。

Q4:「高砂軍」有沒有探討到任何的政治理念?

佛萊迪:我們回答不出來,因為「高砂軍」沒有政治理念。我們每一個團員有政治理念,但我和小黑寫歌的過程從來沒講到政黨或是什麼其他政治的議題,唯一想的就是要怎麼把歌寫好。 每一個人都自己的想法,會被問這個問題,我想是因為我們來自台灣。大家都知道台灣是一個充滿複雜政治問題的國家,面對很複雜的國際情勢,記者一定期待我們講更多這方面的事情。

如果大家知道阿飛西雅這個後搖滾的樂團。他們被訪問時也會有相同的遭遇,我覺得這是迴避不了的問題,所以也就沒什麼好避的,畢竟就政治層面來看,台灣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國家。



Q5:這次寫歌的過程和過去有什麼不一樣?

佛萊迪:前幾張都是在想「如何把一張重金屬專輯寫好」,把音樂寫好後,再思考要如何把台灣的故事融入進去。而這張反過來,是先想「要先把台語歌寫好」。 什麼叫做把台語歌寫好?就是寫出像沈文程、陳一郎,甚至是我阿嬤都能唱的台語歌。把台語歌的旋律想好後,再把Riff加重、把唱腔嘶吼化。這是和以前很不一樣的地方。當我把台語歌的旋律寫完給小黑聽,小黑就跟我說「ㄟ!我一直想彈這種solo想很久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