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金屬毛的網路日誌
關於部落格
超級英雄、大朋友玩具、熱血的表演回憶,都在這裡
  • 10539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閃靈高砂軍歌友會紀實PART3:歌迷大哉問

*        *        *        *        *

Q:過去閃靈在發行「賽德克巴萊」專輯時,曾與魏德聖導演合作過,如今魏導的賽德克巴萊電影終於要上映了,閃靈有沒有參與這部電影的音樂創作部分的想法?


佛萊迪:賽德克巴萊畢竟不是「鬥陣俱樂部」這類型的電影,硬要把重金屬塞進史詩般的電影其實不太搭,而且我們也有自己的規劃,所以並沒有參與電影音樂製作。我雖然有和魏導聊過幾次有關這部電影的事,但都是在討論如何能讓電影更賣座的點子而已。

Q:閃靈之前有一首歌叫「風殘魂破」,而現在則有「薰空」,兩首歌都有引用「望你早歸」這首老歌,有沒有什麼關連性?

佛萊迪:「風殘魂破」在講的也是台灣老兵的故事,後來「風殘魂破」的精華都寫進了「薰空」。

小黑:其實「風殘魂破」還不是一個很成熟的作品,有些還不是很滿意的旋律我現在也忘得差不多了,後來這首歌的概念就以更完整的形式呈現出來了。



Q:為什麼閃靈現在都不唱「海息」了?

佛萊迪:現在是沒那麼排斥了啦...之前決定不唱海息是因為真的唱過太多次,已經唱到賭爛的境界。 觀眾:那現在唱一下啊!

(結果因為旋律不太熟了,佛萊迪和樂隊老師CJ表演的有點東倒西歪,純粹小秀一下這樣XD)

Q:數年前閃靈參加Ozzy的重金屬音樂祭,是樂團得以打入國際市場的重要轉捩點,請問當時是如何爭取到這個機會的呢?(註:這個問題是由小弟我發問的:P)

佛萊迪:美國的重金屬音樂圈是很硬的,如果你沒有在當地找到適當的聯繫窗口,只是一個住在遙遠的台灣大安區的樂團樂手,寄了試聽帶去給Ozzy,他是不可能會理會你的。能有這個機會,是靠我們經紀人爭取到的。

Doris:我們的經紀人認識Ozzy的老婆Sharon,他先把閃靈的演唱會DVD和專輯CD寄給Sharon,還說「要不要在Ozzy Fest排這個團?他們可是號稱『台灣的Black Sabbath喔!』」可能就是這樣引起他老婆的注意,拿了我們的DVD看,一時驚為天人...

佛萊迪:也可能是他們看DVD的時候,嗑得正HIGH吧(笑)。



▲Doris聽歌迷發問的時候,表情超認真的!

Doris:後來Ozzy請我們的經紀人飛到LA與他洽談,最後終於決定要讓閃靈參加Ozzy Fest。當合約拍定後,我們就先在台灣公布了這個消息,至於什麼在演唱會巡迴時宣傳要讓台灣加入聯合國的,都是後來的事情了。當時還有人以為「閃靈是因為政治立場的關係才有機會能參加Ozzy Fest」,讓我覺得很不爽...我們可是被Ozzy看上的耶!

佛萊迪:其實有很多的巧合啦,當年三月我們公布了閃靈參加Ozzy Fest的消息,接著四月陳水扁到了任期的第八年,才終於發表了要爭取台灣加入聯合國的宣言...這根本就是上任第一年就應該要講的東西啊? 總之有很多民間團體萊和我們洽談,希望我們九月到美國巡迴的時候能把這個議題一起帶過去宣傳。雖然覺得政府總是要把一些政見拖到快要選舉了才在講有些不爽,但我想,既然理念相同,當然就OK啊!

Q:為什麼用「烏布斯」這個名字作為「高砂軍」的主角名呢?  

佛萊迪:烏布斯這個名字是金曲獎最佳原住民歌手阿飛幫我取的。我在寫專輯的時候,就已經先想好了故事概念,但一直沒有幫主角取名字,所以我就向阿飛請教,這樣的一位戰士,在你們族裡用什麼名字來稱呼最好呢?烏布斯這個名字就誕生了。



Q:我的朋友聽你們的CD都說聽不懂,也有人說聽你們的專輯都在聽氣氛的。不過像你們今天這種清唱表演我就都聽得懂了。以後你們會不會推出清唱的作品,我就可以把你們的作品唱給別人聽了。

(註:這個問題是由一位外表看起來像是媽媽一樣的中年歌迷發問的,在重金屬樂團歌友會看到這類的歌迷都會覺得很新奇XD)

佛萊迪:雖然高砂軍的歌詞都是用吼的,不過就像我之前講的,其實在創作的時候,我都是以「要寫出好聽的台語歌」的概念而寫的。所以你可以在裡面找到很多台語歌的旋律,但這終究是一張重金屬專輯,所以最後還是要把歌詞用極端的唱腔表現出來。 今天的表演都有錄影,未來也會放到Youtube上,或許可以把這些清唱影片當成特效藥,推薦給你朋友試試看。

Doris:其實我們的作品旋律性算是很重的,如果把二胡、鍵盤,或是吉他的旋律拉出來聽的話,就會聽到類似民謠般的旋律。

佛萊迪:就是沈文程也可以唱的那種歌啦!為了今天的清唱表演,我做了很多練習,在唱倒像是「南十字星」、「殘枝」這些歌曲的時候,真的都唱到掉眼淚了。會覺得這真的是可以變成民謠的歌曲。但我們是重金屬樂團,有很多無法用言語宣洩的情緒在自己心中,所以唱歌還是要用吼的才行!



Q:請問像佛萊迪這種嘶吼的唱腔,都不會傷喉嚨嗎?

佛萊迪:老問題啦,我們請小黑回答!

小黑:這種考古題請Google搜尋佛萊迪的文章就有解答了!

Doris:應該要請教The Ball音樂教室的老闆丹尼才對。

丹尼:請撥打The Ball音樂教室的服務專線,會有專人安排老師與你解說...

佛萊迪:其實只要用正確的共鳴方式發聲,就能避免造成喉嚨傷害的。

Doris:總之就是請洽The Ball音樂教室,豬吠、蛙鳴、水猴...各種不同的死腔黑腔教學課程都有喔!

Q:今天的清唱表演都是片段性的,未來有沒有想要表演完整的清唱歌曲?

佛萊迪:今天的活動性質還是比較靜謐的座談會。如果想要挑戰的話,我們應該會好好的規劃後再行動的 。



▲總覺得簽專輯太普通了,所以拿了BURRN!8月號的新專輯專訪來簽名,配著團員照片簽名爽度更高啊!



▲「啊,沒有我的照片可以簽耶」負責二胡的隱藏第六人團員甦農在簽名時常會碰到這種問題,所以就請他簽在專訪中有提到他的地方啦。這段文字專訪裡,Doris提到甦農現在在台灣的高科技公司上班,但還是都會參加專輯的錄音。(應該是鴻海吧?我在現場還跟甦農說這是寫說他在台積電上班,糗了= =|||)

常常會在台灣的重金屬討論區網路上看到「拜託某某團一定要來台灣開演唱會!」的文章。不過想看閃靈就沒有這樣的問題,甚至還有機會能參加這種零距離的歌友會,簽名聊天合照都沒問題,身為樂迷實在是太感幸福啦~

與其說這次的活動是歌友會,不如說是一場生動的台灣歷史課,聽閃靈的音樂、讀閃靈歌詞的故事,讓我對台灣的認識又更多了一些。在高砂軍專輯裡,佛萊迪配合歌詞故事,有許多聽起來比以往更雄壯威武的嘶吼。小黑幾段與二胡互飆的吉他Solo,聽來更有威震四方的凌厲氣勢,真能讓人感受到高砂軍的勇猛,如果能在現場聽到大編制的國樂團與閃靈合作演出這些音樂,效果一定會很棒。期待閃靈繼續向前衝鋒,邁向下一個創作顛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