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金屬毛的網路日誌
關於部落格
超級英雄、大朋友玩具、熱血的表演回憶,都在這裡
  • 10539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Opeth 2012演唱會@台北Legacy


在演唱會DVD"The Roundhouse Tapes"中,反覆聽過無數次的Opeth開場音樂,如今就在我面前,在台北的Legacy中展開...美夢成真的那一刻就要到來,心中只充滿著無限的狂喜!



Opeth登場啦!就算真人在眼前,還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們真的來台灣表演了!



就算表演歌單是以最新專輯的軟軟歌為主,主唱Mikael一樣可以甩頭甩爽爽給你看。



之所以會愛上Opeth,其實還是和我最愛的樂團Dream Theater有關。

在我開始對Opeth這個名字有印象時,當時的台灣要買到他們的唱片其實不太容易(馬雅音樂代理的舊專輯都已絕版,個人又不喜歡在網路上買CD或是訂CD,總覺得在唱片行挖到寶的感覺比較爽),只是衝著他們的名字,偶爾在Youtube稍微隨便聽一聽,並沒有太深入的了解。



直到在網路上看到Dream Theater與Opeth主唱在演唱會上聯合表演的影片後,才有種「既然是能和DT合作的人,應該要好好研究一下才是」的動力。到某唱片行買了店裡唯一一張Opeth專輯「Ghost Reveries」,準備認真的了解Opeth。

回家將CD放入音響,戴上耳機開始品味一陣後,我突然驚覺大事不妙。

這下我有很多其他的CD要買了!



Opeth最為人稱道的特色,就是他們剛柔並濟,將狂吼鬼叫的死亡金屬與抒情清腔樂風融合的巧思。最憤怒的重金屬和最柔情的感人清腔攪在一起做雜碎麵,到底會是什麼樣子?出乎意料的,這極端不合理的組合所產生的化學效應卻是出奇的美妙!

高中時代我很愛的日本樂團Dir en grey也常玩這種「鬼吼鬼叫與正常人聲交叉漸進」的音樂概念,但在我心中,Opeth的確是技高一籌。





回到演唱會,主唱Mikael出乎意料的是個冷面笑匠,非常的愛碎唸+冷笑話連發,以及解說歌曲的創作概念,是個很健談的樂團主唱。看重金屬樂團表演,台下樂迷總是不斷的嘶吼吶喊,希望把那股激動的熱情傳給表演者。一般樂團主唱也會帶頭鼓譟煽動氣氛,希望大家越看叫得越大聲。

而Mikael的風格卻是大不同,他不喜歡在麥克風時間大吼大叫,反倒是會有點故意裝娘的在台舉起小拳頭,接著軟軟的「嗚~~~喔喔喔喔~~~」小叫個幾聲,刻意搞笑模仿台下歌迷的舉動,叫人看得哭笑不得。果然是前衛死亡金屬的龍頭,連搞笑的方式也是非常的前衛呢。



2011年,Opeth推出了自2003年的"Damnation"後,又一張沒有任何嘶吼死腔,完全以正常人聲演唱呈現的錄音室專輯"金屬資產 / Heritage",從新專輯名稱,以及其中大量的復古音樂元素,都讓人強烈的感受到這是一張與80年代的老搖滾致敬的原創專輯。雖然表面上玩的是重金屬,但內心深處卻仍深愛80老搖滾和抒情歌的Mikael,這次可是使出渾身解數的讓人看到Opeth的另一面。



但我想喜歡Opeth的人,會想聽他們唱吵死人的吼吼歌的樂迷一定是佔大多數的(我當然也不例外),出了這麼一張都是以軟軟歌為主的專輯,不怕會流失樂迷嗎?新專輯巡迴演唱會偏軟的歌單可能也影響到台灣歌迷購票的意願,現場目測約300出頭的觀眾數讓我捏了一把冷汗。千呼萬喚下終於來台的Opeth演唱會只有這麼幾隻小貓,待會兒開唱後,場面會不會很冷?



事實證明是我多慮了,那些原本怎麼聽都抓不到重點的軟軟歌,在Opeth現場精湛的演出詮釋下,每一首突然都變成了經典名作!這就是所謂的「本人比照片漂亮」?而且最重要的是,現場音場控制好到不可思議,不管是軟軟歌或是吼吼歌,在樂器定位的呈現,人聲與樂器聲的平衡都是滿分。什麼吉他聲太尖、喇叭爆音、貝斯聲糊掉、主唱或是合聲被其他樂器吃掉等在其他重金屬演唱會中幾乎是必然發生的狀況,Opeth通通搞定。總算有一場讓我覺得「現場表演和聽CD幾乎沒兩樣」的超高水準重金屬演唱會。

不過仍有許多樂迷受不了軟軟歌連發,大喊著各首吼吼歌的曲名要點歌。只見Mikael指著地上的表演曲順說「大家必須要照著這張紙上的規則走,不然表演會變得亂七八糟喔」,還有外國觀眾一直不斷的大喊"Faster, Faster!",團員也是完全不為所動。不管是抒情歌還是吼叫歌,Opeth只想表演他們喜歡的音樂給大家,所以在台下乖乖看吧!







在一連表演了數首新舊專輯的軟軟歌後,Mikael說「大家都知道Opeth還有另外一面......」立刻引起了台下樂迷的騷動,軟軟時間結束,終於要來硬的嗎?

「.....唱A capella的那一面...」

嗯,好吧,這傢伙就是喜歡講冷笑話(昏倒)。總之,暴動的時候終於到來!



吼吼時間到啦!!!!!!!





下半場的重金屬時間,觀眾彷彿都活了過來,隨著幽暗狂暴的音符搖擺甩頭。Opeth的歌曲動輒8~12分鐘不等,但每首歌的結構多變複雜,狂吼和清腔交錯,達到完美的平衡,讓人完全不會有任何突兀或是拖泥帶水的感覺。





表演了經典專輯"Blackwater Park"的曲目"The Drapery Falls",引起台下巨大的迴響。相信大部分的樂迷都是從這張專輯開始認識Opeth的吧?(但我不是XD)



安可時間,Mikael又是用冷笑話連發的方式來介紹團員們。介紹完其他樂手,準備進入安可曲前,Mikael還俏皮的補上一句:「喔對了,還有...我是Mikael!」。我還真猜不透你呀Mikael~



坐在最後面的鼓手Martin Axenrot,在介紹團員時間總算有機會看清楚他的臉了~



帶來最後的安可曲~~~Deliverance,Yeeeeeeeeeeeeesssss~~,直到最後Mikael還是要模仿搞笑一下XD



Deliverance不但是Opeth音樂風格最重的歌曲之一,也是和"Ghost of Perdition"、"Bleak"並列我心中Opeth三神曲的經典作品。尤其是最末段長達3分鐘,宛如海浪一般捉摸不定的變拍循環鼓擊更是我最愛的Opeth純演奏片段。大家或許在youtube上有看過此曲在"Lamentations"DVD的現場錄像,與"Lamentations"中,那有點過於急湊的混亂節奏比起來,我相信所有看過台北場的朋友一定都會認同,已可媲美CD音源品質的台北場的表演水準絕對要比"Lamentations"還要優秀!



精湛的音樂技巧、高水準的音場和燈光控制、意想不到的冷笑話連發,以及優質新歌和經典舊作完美呈現...扣掉現場觀眾人數不多,場子沒被擠爆看起來不夠爽的唯一遺憾,Opeth2012年在台北Legacy的演唱會幾乎可說是100分的完美演出。希望Mikael最後的那句"See you soon"不會只是客套話,我們下次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